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2019抖音很火的歌 ,女主软萌男主校霸校园

    来源:淄博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9 23:49

    作者:閃閃紅星 作为辽沈战役的一部分,长春围困战没有锦州攻坚战那样战火纷飞、枪林弹雨,围城期间只发生过几次小的战斗和一些零星的交火,我军围城数月后兵不血刃拿下了长春。 在这场围困战中,关于有多少民众被饿亡,大致有以下几种说法: 1、国民党长春市市长尚传道的说法。原国民党长春市市长尚传道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∶“根据进城后确实统计,因饿、病而死的长春市民共达12万人。解放军进城后,在卡哨内外地区掩埋尸体约8万具。” 2、郑洞国将军的说法。当年长春守军总指挥郑洞国在回忆录中写道:“长春究竟死了多少人,各方均有统计。但难有统一的权威数据。无论按照哪一方的估计,因饥饿而死的长春市民都不下10万。” 3、国民党《中央日报》的说法。1948年10月24日,南京《中央日报》报道∶“前后堆积男女老少尸骨不下15万具。” 4、解放军作家刘统的说法。军旅作家刘统先生在他的著作《中国革命战争纪实解放战争东北卷》一书中披露,关于“长春之战”中被饿死的饥民人数,他认同尚传道的说法,即“12万人死亡!这个惊人的数字远远超过辽沈战役中敌我双方伤亡的总和。” 5、日本人的说法。日本新闻界根据长春战前和战后的人数统计,得出饿死20余万人的结论。 …… 当然,对于具体死亡人数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争议,时至今日我们都难以定论。作者经过综合对比分析后认为,12万人的说法是比较客观也是比较可信的,本文采用12万人的说法。 长春曾作为“伪满洲国”的“首都”,经济相对繁荣,按说物资储备是比较充足的,加上当时还有国民党的飞机空投食物,为何还是在短短几个月便饿死12万民众? 原因之一:杀民养军 1948年初,吉林省大部分地区解放,国军守卫的长春已是一座孤城。长春守军东北“剿总”副总司令兼第1兵团司令郑洞国所指挥的部队主要有两个军:一个是蒋介石的嫡系新7军,另一个是属滇军系的第60军,再加上地方保安部队,总共是10万余人。 我军实施围困后,为长期固守,国军在城内开始大肆抢夺民粮,甚至见到哪一家有炊烟即入室抢粮。在这种情况下,1948年夏天,长春市内居民出现粮荒,有存粮的居民也不敢举炊,不少人因病饿死亡。 从6月下旬以后,一般居民家中粮食已被搜刮殆尽,开始用豆饼、酒糟充饥。到7月中旬,豆饼、酒糟也难以为继,只能以吃野菜、树皮续命。 在城内居民处于饥饿的状况下,一些国军却将过去屯集和空投来的食物高价出售,后来发展到一个金戒指换一个窝头的程度,不少军官在居民的尸骨上发了大财。 围城期间,长春城内的所有木质结构,大到房架,小到交通标志牌,乃至沥青路面,或用于修筑工事,或充做燃料,而一切可以当做食物的东西,如树皮、树叶之类,都被群众吃进肚子。 与悲惨的民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国军营、团以上军官仍有酒肉供应,当年国共双方参战者的回忆文字都承认,没有一个国民党士兵因封锁被饿死。据长春解放时对国民党军存粮清点时的结果证明,新7军尚有可供部队食用数月的粮食,60军也有许多代用食品,而且市内兵民比例后来几乎是1:2,救济灾民并不困难。 原因之二:逐民出城 根据“长春文史资料”1988年第二辑的调查:长春守军为减轻城内粮食奇缺的压力,除了“杀民养军”外,还有“逐民出城”政策。 他们规定,一个警察要赶走8人,一个保长要赶走8家,将市内饥民、乞丐和犯人,大批驱赶至卡哨之外。 我军围困长春之时,划长春市郊25公里以内为封锁区。这个封锁区,宽25公里,沿环城公路走向,其周长约90公里,这就是国共两军卡哨间的缓冲地带,也叫真空地带。 据长春市市长尚传道回忆:“市民因辗转在哨卡内外中间地区的,日有增加。饿殍载道,白骨累累。洪熙街、二道河子等卡哨内外,尸横遍野,呻吟之声不断,俨似人间地狱。” 原因之三:放民过晚 在封锁中期,饥民大量蜂拥至卡哨。放不放饥民过去?东野总司令林彪认为必须坚持“外不许进,内不许出,让老百姓和国民党抢粮”的方针。 鉴于市内居民成分复杂,特别是松花江北和吉林省内的大批逃亡地主曾聚集市内,国民党军的许多军政人员也化装难民企图混出城去,在围困之初执行严格的通行政策是可以理解的。但到了中期,林彪仍然坚持“不让饥民出城,已经出来者要堵回去”,则是值得商榷的。因为这一政策,也间接导致很多饥民倒在了两军对峙的中间地带。 其实,当时有不少将领就如何对待饥民问题上是和林彪发生过分岐的。时任东北军区副司令员兼吉林军区司令员周保中就认为:围城已久,城内粮食已空,我军已有取胜的绝对把握,应该让外地求生的老百姓自谋生路,哨卡放行他们。 林彪听后却说:“为了保证战争的胜利,原定方针不能变。” 不过最后,林彪还是听取了周保中和众多将领的意见,将“内不准出”改为“部分放行”,同意积极安置从城中逃出来的居民。 1948年9月11日,林彪下令:“从即日起,阻于市内市外之长难民,即应开始放行。凡愿意出来者,一律准其通过。” 为了拯救难民于水火,长春外围各接待站都设有粥锅,终日炊烟不断。每当难民端起粥碗,就止不住流泪,感激救命恩人解放军。难民们说:“从长春市内到解放区一线之隔,却是两个世界,一个是地狱,一个是天堂。” 我军为民众施粥 据《长春市志·军事志》记载,围城期间,难民委员会共收容难民约15万人,发放了4千余吨救济粮、6亿元救济金和5万斤食盐。 回顾历史,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,当时饿死的都是长春市民,而长春是由国民政府管辖,理应负责城内居民的生活。因此,究竟谁该为被饿死的12万民众买单,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。 我军救助民众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598778377836934181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2019抖音很火的歌 ,女主软萌男主校霸校园 sitemap